品詩閣?龍郁評點(之十二/尾聲)

2019-11-07 14:41 閱讀量:3萬+

華人號:龍郁詩歌
品詩閣?龍郁評點(之十二)

●一杯長江足夠你寫一萬首詩
      ——淺議崔完生新作《夜游館驛嘴》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龍 郁

        將幾塊糖放入長江,糖便得以淵源流長;但長江并不會因此變甜。離別,總帶有點點感傷的苦澀。
        幾千年來,長江早已見慣了這種悲歡離合的場面。而詩人只是借滾滾滾長江來渲瀉興會的激情,并望江興嘆: “江堤上的釣竿/密密地打撈著落水的光/岸邊長頭發的女子/把笑容擺成多種姿勢/她們心中是否也有江水/匯入或者流向遠方”。整首詩寫得豪情奔放又纏綿悱惻,句句拍擊心堤。
        歷來,詩主情。有感而發,才能情動于中。但借景抒情與空發感慨大不相同。蘇軾憑借長江寫出了《念奴嬌·赤壁懷古》;揚升庵依付長江寫出了《臨江仙·滾滾長江東逝水》。沱江作為長江上游,雖然氣勢略遜,但水色也會更清澈些。作者面對江流,是否也有點收不住筆了?好在還算情景交融,大江有足夠多的景致來陪襯詩人的心情“無聲、幽暗,飄著波浪/一場謝幕的舞劇是詩酒融合的前奏/一群孩子的流浪化為異鄉失眠的癲狂/拍著岸的相遇和搖著手臂的夢/都被我品茗著”
        該詩與其說是寫酒會,不如說是歌唱友誼。但明顯又帶有醉意。這便不動聲色的為此次詩會添加了注腳。
        我不知道這沱江和長江中的水,還會泡出多少菊花茶來?哪用得著醒酒?但愿長醉不用醒。在這依依惜別之際,詩人不是看見,而是渴望被看見“江中的燈火里/應該有一雙眼睛看見我/偷走了一船酒氣和花香”因此,結尾詩人用于自我于解嘲的“赦免”和“貶回”就有點言不由衷而意味深長了。

(附原詩)

■夜游館驛嘴

眼看著沱江匯入長江了
還沒有分辨出故鄉的方向

酒酣后,風扶著的詩人
對我說:相遇多好
我說:好
然后就看見江堤上的釣竿
密密地打撈著落水的光
岸邊長頭發的女子
把笑容擺成多種姿勢
她們心中是否也有江水
匯入或者流向遠方

夜的燈下
我沾滿酒氣的雙手
敲開一家“幸福港灣”的茶肆
要喝大杯的菊花泡長江

這是十月
我喜歡加了糖的江
無聲、幽暗,飄著波浪
一場謝幕的舞劇是詩酒融合的前奏
一群孩子的流浪化為異鄉失眠的癲狂
拍著岸的相遇和搖著手臂的夢
都被我品茗著
忘卻了時光可以陳列在一圈藤椅上

江中的燈火里
應該有一雙眼睛看見我
偷走了一船酒氣和花香
這是在瀘州買醉的最后一種方式
今日我將被赦免
明日重新貶回故鄉的
作者簡介:
        崔完生,男,現居陜西延安,魯迅文學院第31屆中青年作家高研班(詩歌班)學員。作品在《詩刊》《星星》《延河》《詩選刊》《黃河文學》等文學期刊發表并入選部分年選。出版有詩集《摯愛者》《信天游的大地》及紀實文學、編著作品多部。
作者簡介:
        龍 郁 人稱“詩癡”, 自稱平民詩人。名忝《詩刊》社第三屆“青春詩會”。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。
        長期從事群眾文化輔導、編輯工作。長于詩歌、評論、散文創作。出版有《黎明·藍色的抒情》《情竇·69》《木紋》《龍郁詩選》等十余部著作。編纂有《中國·成都詩選》《詩家》書系選本十卷等書籍。
以上就是小編為您分享《品詩閣?龍郁評點(之十二/尾聲)》的全部內容,更多有關南非華人最新消息、新聞,請多多關注華人頭條頻道。您還可以下載我們的手機APP,每天個性化推薦你想要看的華人資訊!
免責申明

1、本站(網址:52hrtt.com)為用戶提供信息存儲空間等服務,用戶保證對發布的內容享有著作權或已取得合法授權,不會侵犯任何第三方的合法權益。

2、刊載的文章由平臺用戶所有權歸屬原作者,不代表同意原文章作者的觀點和立場。

3、因平臺信息海量,無法杜絕所有侵權行為,如有侵權煩請聯系我們(福建可比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),以便及時刪除。

舉報收藏
評論 (0條)
您需要登錄后才能評論,點擊此處進行登錄。
登錄后評論
1 3 8 24 72倍投